上三年级的时候,我爸领着我去做亲子鉴定, 结果出来就跟我妈离婚。 他走了之后,我妈也跟人跑了,如果不是我大伯, 也许我要饿死街头。 自从亲身父母抛弃我后,我变得沉默寡言,特内向, 有点抑郁。 上高中的时候,班上同学基本上都知道我的事儿, 当着面骂我是野种说我妈是婊子,我爸头顶一片绿, 有人还编顺口熘嘲笑我。 有一段时间我天天被打,也没什么原因,就是打我图好玩, 反正他们也知道学校里没人会为我出头。 我本来就性格内向,后来更自卑了,在学校里不敢和任何人直视。 那段时间,我经常吃不饱饭,也更孤僻了,有时候一个月都不说一句话!非常压抑。 孟甜是我们班的班花,班上九成的男生都喜欢她。 她和我不一样,人缘很好,和男生女生都处得来, 长得又白净说话轻声细语,连老师都喜欢她。 我就坐在孟甜的后面,每天看着她的背影时, 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刻。 我知道她是一只高傲的白天鹅,和她比,我连癞蛤蟆都不如。 可是只是每天从她手里接过作业本,我都觉得很开心。 我偷偷往她的桌子里塞糖,不过不敢让她知道是我送的。 孟甜大概幻想是什么白马王子送的糖,非常开心, 看见她这样子我就很满足了。 有天下雨,我看孟甜没有伞,就拿着伞鼓足勇气上去找她, 让她撑着我的伞回家。 没想到全班哄堂大笑,孟甜直接气哭了出来, 骂了我一句煞笔让我走开点,然后冲进大雨里跑远了。 我像是被扇了一巴掌似的,脸上火辣辣地疼, 周围的讥笑声我到现在我都忘不了。 那天的雨那么大,相比起大雨,她竟然更怕我。 而我什么都没做错,我只是想帮她……我知道, 她是嫌我恶心不愿和我沾上一丁点儿关系,哪怕是说一句话都不愿意。 从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给孟甜塞过糖。 我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会让她孟甜后悔。 高中毕业后我就辍学了,在一家餐厅馆打工。 后来救了一个失足落水的青年,把他送到医院后才知道, 这人是我们市地产大王王笙的独子王剑锋。 王家一定要给我十万谢礼。 我当时自尊心很强,好面子,怕别人在背后说我, 就说我不要钱在朝阳随便介绍个工作给我就行。 王笙很干脆地答应了,让我去朝阳集团上班。 起薪就达到一万,那时候这比我们那个县城大部分人一年的工资都多!我知道这是王家在变着法儿给我谢礼, 他们是谢定我了拒绝不掉。 当时我就想,我一定会为朝阳好好工作,给他们卖命都行!可能是被我的态度打动了, 王笙本来只拿我当保镖使后来出席大小场合都带着我, 别看大部分是饭局可做生意的门道都在这些酒局饭局上。 王笙还亲自教我,一来二去,我学了不少东西。 王笙非常信任我,王剑锋一毕业,就把我老家阳县的分公司交给我们两个去管理, 王剑锋任分公司老总我辅佐他,职位是副总。 王剑锋为人很亲厚,从没看不起我,因为我救过他, 一直拿我当亲兄弟看待。 第2章我知道很多中学同学都来分公司应聘过, 孟甜也来过。 她应聘是当总经理助理,简历送到我手上的时候, 我的心里咯噔一跳。 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她的感觉已经淡了, 我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话都不敢说半句的毛头小子了。 可她毕竟是我曾经的女神,藏在心底的感情不会那么轻易消失。 我没管这事,直接交给人事部处理。 私人感情归私人感情,公事归公事,我不会以权谋私, 这是王老爷子会信任我的原因。 后来听说人事部没录用她,嫌弃她英语差,当着她的面问她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么, 纯粹来这儿浪费时间。 孟甜是个很要面子的人,被说得满脸通红,可人事部张姐嘴出了名的毒, 她想骂也骂不过。 那次我没和孟甜碰面!半年之后,高中有个同学结婚, 把我们都叫了过去。 当时我并不想去,这同学连我名字都叫错了, 他只是想收我礼金。 不过王剑锋劝我要去,说做生意,多结交一些朋友总是好的。 而且我今时不同往日,以前受的那股恶气应该出掉了。 锋哥的话我一向是听的,不过我不会那么高调, 我的性格不是这样。 果然不出我所料,新人夫妇根本就不认得我了, 在迎宾处看见我就愣住了直到我给了红包,在喜薄上写了自己的名字, 新娘子才恍然大悟: “宁远我可想你了, 初中毕业后咱们就没见过了吧!”我笑笑说: “我们是高中同学。” 新娘子尴尬死了,还是新郎机灵,领我到了高中同学那一桌, 让我快坐。 我正要落座的时候,他们正围着一个不可一世的男的在看手表, 这个男的叫杨子昂家里条件不错,高中时是我们班的霸王。 我瞟了一眼,他带的是当时最新款的苹果手表, 要一万多在我们那个平均月薪两千五的小县城, 绝对堪称天价!大家都羡慕极了还有几个女生当场发嗲, 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过我不喜欢带手表,可能以前穷日子过出心里阴影了, 我现在有钱了还是很节俭,看时间只用手机, 手机也是一千多的安卓手机。 我自己不说,绝没人看的出来我是朝阳集团阳县分部的副总。 座位都没放名牌,大家都是按喜好坐的。 这桌正还有杨子昂身边有个位置,我就坐下了, 没想到杨子昂一下子就回过头来打量我可能是看我浑身上下也没什么名牌, 语气就不太客气了。 “你哪位?这一桌都是我们高中同学,你坐别的桌子去吧。” 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什么都不说就走了,那时我怂。 可毕竟毕业这么多年了,我脾气也早就变了。 我道: “我是宁远。” 杨子昂竟然还记得我, 非常轻蔑地一笑: “哦呵呵, 野……额宁远啊,我们这桌都……抽烟,你坐到旁边去吧。” 我看了一下,桌子上有个女生都怀孕了,这不明显是打发小孩的假话么。 让我走是不可能的,我也没指望能给他们什么好印象, 而且我忽然多了一点儿使坏的心理你们不是不想让我坐这儿么, 我就不走了你们也不能把我抬走,我还能给你们添堵。 我只当没听见,开始给自己倒茶。 杨子昂着急了, 催促道: “这位置有人了。” “哪儿呢?”我问,“透明的人么?”我们桌有个女生噗嗤一声笑了, 道: “宁远你这位置是杨大公子专门给孟甜留的, 你别当了小情侣中间的电灯泡坏了人家的好事了。” 孟甜和杨子昂高中的时候就传过绯闻,我回阳县以后, 也似乎有听说过他们俩在一起了不过我一直都没当真, 现在听见大家这么说我的心直接往下一沉,说不出的难过。 可我就是不走,杨子昂拿我也没办法,他只好拿各种话酸我, 暗示我是穷鬼反正我吃我的,只当他放屁。 后来他也把我骂我烦了,就继续吹牛逼,炫耀他们家的生意。 “我们现在和朝阳合作,只要合作成功,我们康成购物中心就会是阳城最大的商务中心, 到时候你们看见我叫杨大少爷还不够,得叫我杨巨富!”我在旁边没说话, 因为我看见一个人进来了孟甜。 我忍不住屏住唿吸,孟甜比以前更漂亮了,而且还多了一丝成熟的风韵。 我以为我已经放下她了,结果她一出现,还是把我的心唤醒了。 这可能就是初恋吧,男人都有初恋情结。 我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想法,现在的我,哪样都不比杨子昂差。 孟甜要是知道了,是不是会后悔?不过孟甜没来我们这桌坐, 我直到婚礼散场了也没敢去找她。 散场后,我开着车慢慢往公司去,心里想着这六七年的日子, 就好像做梦一样高中的生活远的像是上辈子一样不真实。 尽管我很鄙视杨子昂,可他已经是孟甜的男朋友了, 我就不可能再去破坏他们。 我和孟甜,始终还是不可能的。 这样想着,我忽然觉得前面路边被一个男子拉扯着的女的特别像孟甜。 我把车一开近,还真是孟甜,拉扯他的男人好像是杨子昂, 孟甜不愿意跟他走急得直往后退。 忽然,杨子昂急了,甩手给了孟甜一巴掌,孟甜一屁股坐在地上愣了神, 杨子昂指着她又骂了几句然后开车扬长而去。 等我开着车冲上去的时候,杨子昂已经走了, 只留孟甜一个人在那儿哭红了双眼。 第3章我没急着下车。 杨子昂和孟甜是男女朋友,也许两个人只是闹别扭, 我上去自讨没趣。 曾经我借把伞给她,她都会嫌弃,现在我要送她回家, 她还会那么高傲么?孟甜半张脸都肿了蹲在马路边默默擦着眼泪。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杨子昂真不是个东西,竟然对女人动手!孟甜眼睁睁地看着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停在她面前, 还以为是路过的站起来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就看见我摇下车窗, 对她说: “上车我送你回去。” 她很明显不认识我了, 我只好说: “我是宁远, 高中坐在你后桌的你不记得了?”孟甜愣了一下, 下意识地要拒绝不过她肯定不想顶着一个巴掌印走在街上, 就拉开了副驾门上了车。 我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看见她雪白的脖颈, 心里不由紧张了一下车里是私密空间,真没想到有一天孟甜会和我靠得这么近。 孟甜不想让我注意道她的巴掌印, 就拿手挡着脸和我闲聊: “宁远, 你现在能开得起这么好的车了?真没想到我们这帮同学里还是你最有出息。” 说句实话,在我心里,孟甜有点嫌贫爱富, 高中班上的漂亮女生好像都只和有钱人玩对我这种穷学生, 都不拿正眼看我们。 如果不嫌贫爱富,我也不相信她会看上杨子昂这样的人。 所以我道: “公司的车,我给老板开车。” 孟甜有点失望地哦了一声, 顺口问: “你现在在哪里上班?”这我没瞒, 说: “朝阳集团……“孟甜眼睛亮了一下 道: “朝阳集团可是我们县最大的集团了 我本来想去那儿应聘的可惜没成功。 ““你现在可以去杨子昂家上班,我记得他家生意也做得不小……“我话还没说完, 孟甜就红了眼圈让我别说了: “我和杨子昂没关系!他想追我 我没同意他就到处编排我!我怎么可能会喜欢这么恶心的人!“听见这话, 我竟然有点高兴我就说孟甜不会喜欢杨子昂的!也不知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可我就是瞎高兴。 孟甜还和以前一样,有点高高在上,自己还没工作呢, 倒是在旁边劝我要珍惜现在的职位不能因为岗位低工资少就懈怠。 我忍笑忍得很辛苦,但她也是一片好心。 原本以为她知道我只是一个司机后会看不起我, 没想到她身上那股凌人的傲气,也被岁月磨平了。 可能当时大家都还是学生,心智不成熟吧,那件事都过去五六年了, 我也不能再拿老眼光来看她了。 高中毕业以后,孟甜过得也不好,她爸好赌, 在外面欠了很多钱。 后来她父母离婚了,她妈不但被分到二十万债务, 还检查出了心脏病。 孟甜不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她只是想找一份高薪的工作, 给她妈治病。 没想到工作没找到,她还被杨子昂盯上了。 杨子昂家的康成集团在阳县当地也是明星企业, 黑白两道都有人认识。 他看上了孟甜,孟甜不从,他就放话让全阳城大小企业都不准招录孟甜。 孟甜毕业都快一年多了,还是没找到工作!“这也太欺负人了。 “孟甜沮丧道: “他家马上就要和朝阳集团合作了, 势力只会更大不知道他还会对我做出什么事……“说完了, 她擦掉眼泪挤出一点儿笑对我说,”不过我和你说这么多干嘛, 你也帮不上我什么的阳县没人敢和杨子昂作对。 算了,还是说说你的事儿吧……“我心里一热, 知道她是这个样子我怎么可能不帮呢。 “可能我能给你介绍一份工作,我给老总开车, 这一句半句话还是递得上的。 “孟甜瞪圆了眼睛: “你说真的?“朝阳的人事本来就归我分管, 虽说有人事部但人事部经理最后会把名单都送到我手上来, 他们只负责初选。 王剑锋对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不爱上心,都教给我打理, 我要招个人就是一句话的事。 可我不想让孟甜因为有求于我而对我改观,我更喜欢现在这种情况, 我还是那个什么都不是的宁远她早就不是那个冷漠班花了。 “我试试吧,不过总经理助理不行, 你要不要去人事部试试?“孟甜狐疑地问: “你怎么知道我上次应聘的岗位?“我一不小心说漏嘴了, 只好坚持说自己乱猜的。 孟甜也没多计较,她完全沉浸在喜悦当中。 俗话说,司机能顶半个官,老总身边的司机可能比办公室主任还要有话语权, 孟甜完全没怀疑我的能力一定要请我吃饭。 但这时候我接到了王剑锋的电话。 “王总。 “在外人面前,我都是叫王剑锋王总。 “阿远啊,不方便说话啊?“一句话,他就听出来了, 这就是我俩关系好的证明”你回公司一趟吧, 有个大客户你一起来接待一下。 “王剑锋极其信任我,只要是大生意,一定要叫我当场一起商量。 “好,我马上回来。 “第4章挂了电话,孟甜问我是不是老总找,我问她介意不介意先陪我去一趟公司, 正好去办理一下入职手续。 孟甜兴奋坏了,也忘了问我怎么都不用跟老板请示的。 朝阳是阳县最大的地产商,连康成都要仰望的集团, 全阳县也就朝阳有胆气给孟甜提供一份工作了。 我让孟甜先在会客室等一下,然后去人事部找了张姐出来, 叮嘱张姐不要跟孟甜透露我的身份。 张姐是人精,也没多问,只说包在她的身上。 我让张姐去会客室找孟甜,王剑锋还在等着我。 锋哥办公室在全公司最顶楼,有一部直达电梯, 我刚走进电梯忽然一只手伸进来挡住了电梯门, 杨子昂带着七八个人大爷一样闯进了电梯。 在这里看见我,杨子昂也很诧异,上下把我打量了一番。 “你他妈的怎么在这儿?”看我拿着车钥匙,一身普通打扮, 他切地一声笑了: “妈的逼的原来是个车夫啊。” 我心里一阵烦,这人怎么会这么幼稚?!大家都已经长大了, 早就不是中学生了说话稍微客气一点不行么?!不过我没和他多计较, 来者是客他们家和朝阳有合作关系,这个合作王剑锋有和我说起过。 东区有一块地是朝阳的,朝阳建了一个大型商务中心, ZF为了扶持这个项目直接把阳县中学,政务中心还有体育馆都搬到了这个商务中心, 东城俨然成了整个阳县最新的商业中心。 商务中心还没有商家入驻,不过大家都很清楚, 不管是那一家商场入驻都会直接碾压阳县老的商城, 在阳县一家独大。 所以朝阳希望找到能利益最大化的合作对象, 现在有三家最优方案康成是其中一家,具体和谁合作, 锋哥还没定今天喊我回来可能就是商量这件事的。 叮……电梯门正好开了。 出门前,杨子昂竟然捏着烟头往我身上扔过来, 还好我躲得够快。 “傻逼。” 杨子昂冷笑着骂了一声。 我不可能忘得了,高中时他就是这么欺负我的,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想故态重演。 我捏着拳头,在电梯里等了五分钟,才冷静了下来。 我刚要走出电梯,就接到了王剑锋的电话。 “锋哥,我马上来。” “等等等等,刚才电梯里怎么回事啊?老邢在保安室全看见了, 问我要不要喊人来呢。” 我知道王剑锋拿我当亲兄弟,看见这一幕肯定要帮我出气!我也没和王剑锋客气, 就把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日了狗了,欺负人欺负到我朝阳头上来了是吧, 这个项目老子还就不给他了!”王剑锋狠声说道。 我道: “锋哥,没必要,生意归生意。” 王剑锋有点儿为难地跟我解释: “我和你说实话吧, 华容给的利润空间更大。 但是嘛,你老哥我昨天酒桌上喝多了,这不是舌头一大就答应了康成老总, 今天叫你回来就正好是让你帮我出出主意。 瞌睡来了送枕头,我正愁着没借口呢,他给我送上来一个。” “……锋哥,我服了。” “哈哈哈哈!”王剑锋的性格就是这样,当初王总把我派到他身边来, 就是怕他会闹出这种乌龙来。 我并不反感,既能出了这口气,又能维护公司利益, 一举两得的好事。 再说了,这也怪杨子昂,如果他不是那么狂, 朝阳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借口。 王剑锋知道我很低调,不会暴露我的身份的, 应该只会和杨子昂说我只是一个普通员工但是我们公司的核心价值观, 就是要尊重每一个员工之类的废话……我悠悠闲闲地电梯旁的窗口抽着烟 过了不到十分钟果然看见杨子昂带着他的助手们, 垂头丧气地走了过来。 看见我,杨子昂的眼睛直接通红,像是一只暴怒的野兽。 第5章我见过他这个样子,高二有一天下午,我把他打我的事告诉了老师, 这家伙被老师罚站了半天后把我堵在放下的路上, 当时就是这个眼神。 后来我被他带着人狠揍了一顿,三天都没能下床。 虽说我比杨子昂高大很多,可毕竟从小到大被欺负怕了, 看见他咬牙切齿地朝我走过来我还是虚了一下。 完全属于生理反应。 我很快就清醒过来,杨子昂怕不是傻逼吧,还以为能在这儿为所欲为?!一不开心就能用拳头让人屈服?!再说了, 这里是我和锋哥的地盘!我冲上去就和他扭打在了一起 杨子昂比我矮一个头而且这些年养尊处优,动起手来已经不能像小时候一样完全压制我了, 反而还被我往肚子上抡了好几拳。 其实普通人凭的就是力气和胆气。 我小时候怕他,被瞪一眼就不敢动了,现在可不一样了!不过, 毕竟我没怎么打过架杨子昂这家伙下的都是死手, 手指头拼命来抠我眼睛我一时被他这股下三滥的架势唬住了, 手忙脚乱地护眼睛反而被杨子昂往脸上狠打了几拳。 等保安赶来把杨子昂拉开的时候,我已经满脸是血。 “谁他妈的在这儿闹事!”我和杨子昂打的时间也不长, 王剑锋匆匆赶过来让保安把我俩分开——其实是把杨子昂拉开, 假装没看清杨子昂的样子王剑锋对着杨子昂的肚子勐踢了几脚, 发泄完了以后才不紧不慢地说,“是杨大公子啊。” 我知道王剑锋很生气。 且不说我是他兄弟,单说我是朝阳集团的副总, 在朝阳内部被人打了这事传出去得多丢朝阳的脸!要是不出了这口气, 我们还用不用在阳县混了?!“好啊王剑锋,你言而无信, 昨天才和我谈好的生意今天就找了这么个由头毁约 为了这么一个瘪三毁约?!你当我康成是玩具么?!我告诉你 这儿是阳县不是江州市。 今天的一切你都要付出代价!”杨子昂霸道惯了, 现在王剑锋不顺他的心意他就下意识地威胁起锋哥来了。 而且,他话里话外就是不相信王剑锋是为我出头。 其实就算我不是朝阳副总,他在朝阳地盘上侮辱朝阳的人, 难道我们就会轻易算了么?!真不知道他这颗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后来我才知道 他不是蠢他是蛮横惯了,这个阳县本来就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地盘。 王剑锋最会扮猪吃老虎了, 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29,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当即板起脸来说: “我们朝阳的员工都是我恶毒的兄弟!你想怎么样, 我随时奉陪!”说完他板起脸走到一边, 拨了一通电话: “杨老爷子, 您都听说了吧……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我公司的兄弟们都看着呢, 如果不给兄弟们一个交待不是让我难做么?行, 明晚咱们再谈!”王剑锋刚挂了电话杨子昂的手机立刻就响了, 接起电话后杨子昂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肯定是被训了。 “放开我!“杨子昂挣脱保安,指了指我低声道,”宁远你给我走着瞧!“我捏着拳头,心情非常差!平白无故地就惹上这么一个傻逼, 还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一顿任谁也咽不下这口恶气。 看着杨子昂下了电梯, 王剑锋才关切地拍着我的肩膀问: “你没事吧?“我心情很沮丧, 一嘴的血腥味可能被打伤了牙龈。 王剑锋狠道: “他打了你一拳,损失惨重, 这一拳至少值三千万!““锋哥生意归生意,你在电话里答应了杨老爷子要合作, 他才会把杨子昂训一顿的不能因为私人恩怨牵扯到公司生意……“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29,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哇, 谁答应要和他们家做生意的啊?我胆子很小的你可不要吓我。 “我傻眼了: “刚才你在电话里和杨旭说的啊……你不是……“ “谈谈嘛, 只约了明天谈谈嘛谈谈又没说一定要合作的呀, 合同都没签呢朝阳和康成都还是自由身~““……“我道,”锋哥我真的服了你了。 “估计杨氏父子知道真相了得在家里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