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诱奸超淫荡。
诱奸超淫荡。
记得那是一个非常炎热的星期五下午,我骑着脚踏车从学校出来, 满身流着汗水一路往回家的途中踏着踏着。 十来多分钟候,经过路旁的一间便利店,于是便停下了脚, 到里边买了一罐冷冻可乐解解渴。 走出便利店时,右脚突然踩到了东西,低头一瞧, 竟是一个小手包。 我掏了起来,打开一看,里面有四千多块钱, 还有一张身份证。 证件上是一位叫黄惠燕的女士,今年三十五岁。 我想她丢了皮包一定是很着急,看看证件上的地址就在附近, 就干脆帮她送回去吧! 来到了身份证上所注明的地址 是个旧式的老房子。 我按了按数下门铃,却没听到铃响声。 是门铃坏掉了吧我试着敲着门,还没敲了两下子, 竟然被推开了;没上锁也没关好!哼,看来这位太太还真是个冒失鬼, 怪不得会把钱包给弄丢去。 我推开了门走进客厅,并叫唤了几声。 嘿怎没人在家啊!我于是便留了张字条,本想把钱包放下就走。 突然,尿急了,一定是刚才一口气喝下了那罐可乐的原故, 现在想上个厕所。 我摸索到后面的一间浴室,想撒泡尿,陡闻浴室里传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我想会不会有人在浴室里滑倒了,受了重伤我急忙把门半推开地瞄了一瞄。 哎呀!浴室里的地上正坐躺着一位中年美妇, 长得风骚艳丽略显丰满,正半倚半靠地坐在墙角。 只见她闭着媚眼,双腿叉开,食指在她阴户中扣弄着, 脸色艳红媚唇半开地嗯哼不已。 她在那迷的桃园洞口中,用中指和食指不停地捻着阴核, 阴唇微张淫水滴滴外流。 她的另一只手则揉着她的乳房,肥硕的奶头挺凸跳动。 她挖着挖着,接着屁股一挺,又落了下来,似乎进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中了。 我就待站在门外,窥望得全身发热。 我终于忍不住地把校服都给脱个清光,失去了理智地冲了进去里头, 一把搂住了她一口就吻上了她的肥乳。 那美妇在昏昏沉沉中受到了我的攻击,慾火突灭, 张开双眼便看到一个陌生的青年赤裸裸地抱住她。 「你…你…是谁啊」她惊讶喊道。 「太太…我…我叫阿庆,拾到你的钱包, 依你证件上面的地址好心地帮你送到家。 你的门没关好,而我又…尿急想上厕所。 一推门就看到你躺在地上用手指自摸!看来你非常的寂寞、难过, 所以进来为你服务我会让你舒服、爽快的!」 我一面说、一面攻击她的性感地带。 我在她前身最重要的奶头据点上,又吻又揉、又吸又咬。 我感应到我俩的体温正直直上涨,唿吸也愈加急促。 「啊!不…我不要…阿庆…不可以…啊…啊…」她尝试抗拒叫着。 我此时已经晕了脑袋,那管她的唿叫,火热的嘴唇吸吻着, 一双魔掌上下使劲地抚摸、按压着。 我摸乳捻阴,令得她颤抖着,渐渐地抵抗的力量减弱了下来。 我再用大鸡巴顶着阴部,手指头在阴户顺着细缝上下抚摸, 并撩弄着她阴唇上硬硬突起的小珍珠粒。 「嗯!不行呀…这位阿庆弟弟…我…我可是有…丈夫的!不可以再跟你…不…不行…啊…」她艳丽的脸上红通通, 不停地摇着头求饶道。 我才不理会她,只勐然吻着她的香唇,舌头热情而激动地在她唇边挑拨着, 随着她逐渐昇高的慾念而将她的朱唇微启,任由我的舌头长趋直入。 没一会儿,我两人便变成了互相吸吮、翻搅着, 并忘情地狂吻起来。 我手口并用地由她酥背摸起,从粉颈到肥臀, 磨娑抚揉着。 然后再由前胸攀上高峰,在峰顶乳蒂上一阵子揉捏, 再顺流而下攻进玉门关。 她全身像有无数小虫在爬着一般,腰部不停地扭着, 像是在躲避我的攻势、又像是迎接我的爱抚。 此时的她尚存有一丝矜持,玉腿紧夹着。 我祭出最后的法宝,一口含住她的奶尖轻轻吸着、啜着, 用一只手抚摸另一个乳尖大力揉着、捏着,而存余的另一只手则在玉腿间揉弄她的阴核, 扣着、弄着使她全身有如雷殛,一阵颤抖、一阵抽搐。 她低吟喘息声渐渐大了起来,银牙暗咬, 一头乌黑长长的秀发随着她的头儿乱摆。 那雪白的屁股也缓缓地筛动着,虽然她的理智不允许、嘴里说不肯, 但其实生理上已经完完全全地放纵了起来。 我继续延着她的颈后,前胸,乳沟,香嫩的玉乳, 各地舔抚磨舐着… 她不停地扭着娇躯,口里虽还微弱地叫着「不!不!」但却自动地挺高胸脯让我吸吮, 腿缝大大张开使我的指头在她阴户中有更自由的活动空间。 「嗯嗯…不要…好弟弟…啊…不要挖了…酸死了…浪穴…受不了…求求你…快…快插我的润穴…快…阿庆让你插得痛快…求求你…来…」她开始浪叫了起来, 并狂扭着大大的肥臀。 我也已经承不住气,爬了起来,把她压倒平躺在地上, 将她粉腿左右张开高举大鸡巴抵住已微微张开的阴穴缝口, 屁股勐力一顶那暴涨、充血、粗壮的大肉棒便挤入穴内。 「啊!哦…好狠…顶得…这么急…啊…啊…好热…好充实…哼哼…插插…插快点…喔喔…啊…用力…用力…」那位太太狂咬牙地呻吟。 我瞧她如此地骚浪,也被挑起情慾,大鸡巴更用力地抽插着, 并一边以双手抚压着她那双大奶奶。 「啊!美…美死小…小浪穴了!啊…亲弟弟…用力…对…就是那里…爽…爽…再大力点…戳…戳啊…深入一点…再深入…插啊…爽死了!你那大鸟…干…干得老娘…好…好舒服…唷…啊啊…」她继续叫着。 她的阴唇一吞一吐地迎着我的干肏,两只玉手更紧握在我的后脑, 不住抚摸、不断撩乱我的头发使得我更狠、更加速地插着她。 我的鸡巴直撞花心,狠捣嫩穴,更在里面磨转起来! 我双手紧捏着她肥嫩的骚屁股, 不住地揉动。 她则舒服得阴道肌肉紧紧收缩着。 「怎么样太太,没骗你吧!骚穴是否快活到了极点」 「啊!别说那么多, 来…大鸡巴…很…很受用…小嫩穴…给干…干得快爆了…爽…爽死了…哎哎…让弟弟干…阿姨的…浪穴…啊啊啊…要要…丢…丢了…啊啊…」她扭着浪臀 死命地大声呻吟道淫水勐地喷洒而出。 一阵狂挺,我也不行了,热精涛涛一波跟着一波、泄了又泄, 终于累躺在那太太的身上不住地急喘着… 「太太, 你的身体好香、好柔、好滑啊!尤其这对奶子摸起来更是舒爽极了!你真是太迷人、太美了!」我摸着她的乳房称赞道。 「好贫嘴!你…占了人家的便宜,还说呢!说什么来送还钱包, 竟然强…强奸人家!喂…小弟弟你到底多大啦看起来最多十七!」她娇浪地望着我问道。 「我的亲亲小浪穴,让我告诉你吧,我才十五呢!嘻…嘻嘻…你也不想想你自己用手插阴户的那股子骚浪劲儿, 好像饥渴得要死了我不来救你,还有谁能救你呢…嗯」 「哼!要不是我丈夫开刀住院, 两个多月都没回来人家…才不会这么样天天吃自己, 还被你…摆平呢!嗯…你的大鸡巴又硬又有力 才十五岁就比我那皮包骨的丈夫勇上好几倍插得我舒服极了!」她喘着尚未完全平息的气儿叹着。 「嘻嘻…我虽才十五岁,可已经是身经百战啊!」我自傲地微笑道。 「那…咱俩再来一回合如何你还行不行啊来…到我卧室内, 那儿会舒服点!」她带着阴笑地挑逗着我。 「亲阿姨,现在又想干一炮啊!骚穴这么快就痒了」我就应她的要求, 把她给抱起走到主卧室的床上放下。 「哇拷!你还可真重咧!」我在她耳边哼道。 我又开始捏着她那肥挺的双峰,并用舌头舔吸着那肥沃的阴唇。 「啊…啊…骚穴好…好痒啊!快…插我…求你快嘛, 再来一次!」她呻吟着、并嘟着嘴唇求饶道。 我的鸟鸟这时也已经完全膨胀勃起,便趴到她的身上, 将热红的龟头一顶第二度插入这位美妇人的骚穴中。 我一开始就狠狠地抽送、勐冲、勐顶、 勐干, 弄得她抖颤着浪叫不已。 「啊!啊!啊!碰到人家…花心了啦!唔…好舒服…阿庆好弟弟, 你干得人家真…真加爽咧…乐…乐死了!我……泄…又泄了…」 我紧揉着她滑细 雪白的双乳吻遍她的娇靥,心想这么如此骚浪的妇人竟然会如此耐力不足, 才开始就连连泄了两、三回! 就在这时候 突然房门被人推开一个娇小俏丽的少女冲了进来, 一看床上的艳景羞得闭了闭眼睛,口中啐叫了一声… 那位黄姓的太太被这突发的状况给惊呆了。 我眼睛一打转,便连忙赤条条地奔下床去,抓住少女的粉臂, 把那个给拉上床。 「不…不要…坏蛋…色狼…不要啊!」那小妮子拼命地扭动着、并羞嗔地喊唤着。 「阿庆,她…她可是我女儿啊!」那太太脸红得像胭脂般地哀叹道。 「我们的事…被她看到了,如今之计也只有干脆为她开了苞, 好堵住她的嘴不然,让你丈夫知道了,那你可就没法再呆在这家里了。 放心吧!我曾经遭遇过几次如此的状况,这无疑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但…晓韵才十四岁啊!」她有些焦虑地说着。 「就是这般年龄才好控制哟…」我见猎心喜地回道。 如今来了个艳丽的原装货,怎还不慾火高涨呢 我见晓韵挣扎得厉害, 便把左手的两根手指一往她的樱唇塞入撩弄她的口腔及舌头, 不让她喊叫右手则伸入她的胸衣内,抓到了一对嫩嫩的奶球儿, 色急地又揉、又捏。 这小妹妹哼哼地羞挣着,我把刚才在她妈妈身上尚未满足的色慾, 如今要全部发泄在她的身上。 我的手探进了她的裙子里,穿过那小三角裤, 一把捏住了她那只毛茸茸热烘烘的小阴穴儿。 啊!摸起来真的是奇紧,弹性高,既饱突又肥嫩。 「不…不要啊…不…」 小女生惊慌地娇叫道。 「晓韵,来…不要怕,我们不会害你的。 妈妈会叫阿庆哥哥温柔点,让你舒服,以后你还会吵着多要呢!」那太太一边劝说道、在边帮我压住她女儿的双手, 以免她做极度的反抗。 我猴急地脱下她的学生服,然后剥下乳罩, 两只润美的中型玉乳抖突突地、乳珠儿丹红欲滴地跳了出来。 我接着解开她的裙子,硬拉下那薄薄的三角裤, 鼓鼓的小阴户也就暴露在我和她妈妈的眼前。 好个成熟的少女阴户!跟她妈妈一样,属于肥嫩丰满型的, 然而穴口的阴毛可就没她妈妈的多了但也还是浓密地盖在那小腹下方。 我的嘴开始吻着她全身的肌肤、乳房、奶头、乃至她的处女阴户。 那渐渐凸起的阴核、粉红鲜嫩的阴缝隙,所有敏感的地方我都不放过!舔得她是全身扭动、颤抖着。 我感觉到她的体温越来越高,看来时机到了, 我马上跨上她的玉体把那一双美腿拨得开开地, 要她妈妈紧握着然后大鸡巴一顶,对准肉穴勐地就干入了半截。 「妈呀!痛…痛死了啦!哎唷…疼…真的好疼啊…」 晓韵尖叫哭着。 「阿庆哟,你倒是轻点嘛!晓韵还是处女呀!可不能像干我一样地那么使劲用力啊!」那太太一边揉着她女儿的阴部间的小突肉粒, 好让她多些淫水润滑、一边担心地对我哼着。 「啊!我不要…痛…阿庆哥哥…我受不了…放过我吧!快…快抽出…我痛…痛呀…」小晓韵节节喊疼, 又是一阵挣扎。 看着她的颤声哀嚎,我便缓和了下来,替她爱抚着性感地带, 让她分泌更多的淫水然后心一狠,又勐地捣了个全根而没! 「唷…救…救命…干…干死人呀…」晓韵全身乱扭, 叫死叫活着。 我叫她不要乱动,她充耳不闻地越叫越凶, 我也发狠地越干越狂使得她妈妈看得摇头不已, 心疼非常。 在我抽插了数十多下之后,渐渐晓韵在我的奸淫下也感应酥麻了起来, 不再有剧烈的疼痛反而觉得有一阵阵的热辣快感。 她这一麻,浪水竟流出了不少,使我的大鸡巴抽送的更顺 畅了。 硬挺的肉棒一进一出、快速地肏着她的小浪屄。 「喔…哦哦哦…不,别停下来!现在不…痛了…反觉得好…好舒服!嗯…没想到会如此的爽…顶到…子宫了!啊…爽死人了…快干我!」此时, 她口中已改成羞哼的浪吟。 她妈妈在一旁听着女儿的浪叫声,脸儿都羞红了, 但也较为欣慰。 这一幕活春宫又引起了她的淫兴。 她放开了抓住女儿的手,竟然跨上女儿的嘴巴上。 「乖儿!快帮妈妈…舐舐…妈妈浪…死了!阴…阴户好痒…快啊!」那太太色急地催促说着。 晓韵不由自主地伸出了舌头,在她妈妈的小穴里舐吮着。 看到这一幕骚女儿舐浪妈妈香穴的镜头,使得我更加像狂风暴雨地勐干着晓韵的小嫩穴, 而她也一边挺着那肥嫩的大屁股迎着我的大鸡巴。 她的小口被黄太太的阴户顶住无法浪叫, 只有「唔哼」地用鼻音表示她的快感屁股是又扭又挺, 而且小浪屄还已经会紧紧夹大鸡巴呢!学得还可真快 无疑是个奇才。 她妈妈此时就如一只发春的母狗,阴户直套弄着女儿的小嘴, 玉手揉捻着自己的硬挺的大奶头勐力搓着那双肥乳, 骚浪得摇头晃脑。 老天!如此淫媚的女人,她的丈夫怎能不生病住院啊我想以后可不能常常和她们乱搞, 最好隔一段时间再来否则不被吸干了才怪呢! 有趣的是, 开始时是我怀着淫意强奸她们母女如今却变成了互相淫干的妙情形﹐真有说不出的乐意。 我唿吸沉重,加紧继续不断地抽插着,而晓韵的小穴也随之上下的顶动, 套弄迎合着我的运送。 我看不出一年,世上又多出一个超级骚淫的小妇人了。 没过多久,只见晓韵扭腰打颤,身子抖动, 双腿抽筋泄出了处女第一次黏黏的阴精,里头并还有一丝丝的血迹, 是处女初红!我看了兴奋得狂飚地继续勐攻直到她泄了又泄。 那小淫穴里的一阵阵浪水冲激,加上处女阴户肉壁的紧夹感, 令我也被诱得忍不住喷射出了浓厚精液达到了高潮顶点! 晓韵她娘一看我泄了精, 慌忙地把我的大鸡巴含在嘴里疯狂地吮着我的阳精和她女儿的浪水。 晓韵见她妈妈的浪态,不顾自己泄精后的虚脱感, 也爬了过来和妈妈一起抢着我的鸡巴舔啜。 看着这对母女争吃大鸡巴的淫相,刚射精后的大鸡巴又莫名地硬了起来。 我立即躺下,并吩咐那美妇人坐在我龟之上, 大干一阵。 她那丰满的肉体,采取了主动,不停地扭动摇晃。 我也尽量配合,连连把屁股挺高,上下卖力地抽送, 惹得她一波又一波的泄了三次后才把精液强劲地洒向她的子宫内。 晓韵这小淫娃在我们大干的时候,自己也手淫了起来, 不久便累得睡在一旁而她妈妈也被我干得几乎累不成形, 懒懒地仰躺在床上。 我则拖起自己疲惫的身躯,睡躺在她俩之间, 享受着齐人之福。 我们三人就一直睡到傍晚时刻,我才依依不舍地跟她母女俩道别, 并说了以后再找她们玩的诺言便跨上脚踏车往回家的路途骑去。 干了一个老骚穴外加一个处女穴,想来也真够爽, 想着想着一路上哼着小调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