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租住的房子的房东是个女的,今年28 岁, 处于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是很会打扮保养自己的 所以显得特别妩媚。 这就对了,喜欢打扮化妆的女人,骨子里就是喜欢被人欣赏和重情肉慾, 懂得用成熟的心理体验感情所以金钱在她们身上不是很重要的条件。 好了,不说废话了,我第一次看见她,就深深的被迷住了, 这就是我宁愿多花点钱也要租她房子的原因吧!现在找准了对象 就要实施计划了。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本人三十 岁,身高 177厘米, 长相属于中等偏上吧已婚,有两个小孩。 现在跟我妻子都在美国生活,我自己在国内开了一家公司, 专门从事水产品的业务由于家属都不在身边, 买房子觉得不怎么适合就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套单身公寓型的房子住, 于是故事就从租房子开始了……我的漂亮女房东老公很早以前就去日本淘金了 留下她和一个七岁的儿子在家因为住她的房子的原因, 我们接触的机会就多了慢慢地就变得很熟悉了, 大家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吧!我偶尔也会当着她的面逗逗她的儿子 也会常常工作之馀请他们母子吃饭什么的慢慢地发现她属于比较有高贵气质, 打扮比较端庄的那种类型。 我是属于比较温顺的没有攻击性的男人,平时比较可爱又温柔, 谁也不知道骨子里头是色胆包天。 正因为如此,女房东对我才没有防备,容易相处。 加上我是个家庭型的,喜欢烧一手好菜,她自己有时候常常去外面吃, 从她的聊天中知道她吃怕了外面的东西于是我就藉此机会约她到我的家里吃, 其实我们也就是上下层距离这样一来和她单独相处的时间多了起来, 也为我们后来发展打下了基础毕竟业馀下的交流才有感情。 为了取得她的好感,每次我总是在出门前把租房打扫得很简洁, 让女人觉得这男人很细心、很勤快。 前几次来吃饭尽量先从公司的话题聊开,而不至于觉得是别有用心, 虽然想用心但一开始还是不能表露,免得她觉得你是想骗她(也许她心里就在想我能够骗她)。 根据我的经验,经常在一起容易失去好感, 而且不方便要是被发现是很危险的事,弄不好还会丢了命。 所以你们该明白,偷情也要讲究地利的,重在偷的质量而不是数量。 我记得第一次来我家吃饭,我就当作一般的朋友来聚会, 随便买点菜、聊点家常事让她不至于不好意思。 关系好了以后再慢慢地套近乎,装出很关心她的样子, 并且有意识的表露出来。 后来每次到我家吃饭,我都是很卖力地去买菜, 煮饭烧菜样样抢着做她在旁边看着我忙的那样, 对我说: 「男人会烧菜很少做你的老婆很幸福!」这个时候我就故意装出一份可怜相, 编了一段男人们惯用的家庭痛苦史以博得她的同情, 呵呵真是管用!就这样我隔三差五的叫她来我家吃饭, 搞几个小花样。 大家知道,吃饭的时候最有气氛了,大都聊些比较家庭私人的话题, 抓住都是过来人的共同点大讲私人感情的话题, 并且深入探讨就这样关系变得越来越密切了, 彼此不再拘谨了。 我的话慢慢从原先比较朋友式的大声热情的口气, 慢慢变细成一种似情人间的轻声细语以拉近感情距离感。 随着几次的接触,加上平时的交流,我们已经成了比较好的知已, 她也更大胆的放开了防备也许,我感觉得到, 她对我不仅仅是好友的关系了她也说不清了, 我猜想她有点喜欢上我这种温和、亲切近人、可爱又成熟(毕竟我是已婚之人, 再怎么说也有点成熟)这种可爱中带成熟的男人型, 对她这种比较端庄的少妇来讲是有一定吸引力的。 我知道她的心开始动了,只是她不敢表露, 这时男人更加应该主动。 再后来,我话少了许多,但明显故意让她感觉一种久违的温情, 语气明显夹着一种无法猜测的感觉。 而后,更多的是, 表现出细心和关心的行为: 泡些茶, 离开时送她到门口等等。 对待这样的女人要像跑市场一样,一般是三到五次的推销后, 成交的机会最大不能太快,也不能拖得太久, 瞄准了就出击但别变成强暴,否则也许吃到了, 但也就这一回罢了。 这回,时机来了,其实也算是天意吧!那天中午, 像往常一样她再次来到我家,由于空气比较闷, 很容易让人困乏加上她是很讲究保养的,中午必须得睡, 一进来看我又要搞半天才能上菜,而且她又特爱吃地瓜米饭粥, 搞个稀饭都要搞半天她说想看电视顺便小眯一会儿, 熟了再叫她起来。 我会意而应,心里却美丝丝的,想着,以我以往的经验总结, 今天可能有戏喔!于是我把门关了、光缐调暗了 明里是给她制造午睡的环境暗里也是给自已设下十面埋伏。 在烧菜的间隙,我发现她脚上的高跟鞋没有脱下, 脚还是放在床沿我便试着上前轻轻的端下脚想帮她脱去, 我轻声细语的说: 「脱了好睡。 」第一次,失败了,她移开不让, 懒洋洋的说: 「你干什么?不用了, 躺会就好了。 」我说: 「那好吧!」五分锺后, 我再次过去这次我没开口,直接给她脱了一只。 然后,她见既然脱一只了,就不反对让我脱掉另一只。 然后,我把她的脚往床里挪了进去,呵呵,她睡了。 好了,菜都上好了,结果我发现,电饭锅里的米还没插电。 呵呵,心里却在想,这回不等也得等。 第一回: 她问我好了没,我说还没, 饭忘了插电。 第二回: 她说: 「为什么还没好啊?」我说: 「快了, 快开了。 」第三回: 她说: 「唉!那要到什么时候啊?你干脆把灯关了, 太刺眼了。 」呵呵,这下可好,大白天的,里边搞得像晚上一样。 听着电锅盖「哼哼」的响,我的心也跟着「砰砰」的跳动。 我拿了只香气十足在的海蛏,偷偷的放在她鼻子前方三厘处, 没反应二厘处,还是没反应,一厘米处,呵呵, 这下有反应了她咽了下咽喉,咪咪嘴,气氛明显感觉含有我在挑逗的味道。 我把海蛏放到她嘴上,她嘴唇微微的想张又不张, 我偷偷的藉着弱光看看她迷人而性感的双唇, 看着在我床上熟睡的美少妇不禁心中波涛汹涌, 弄得我几次想亲亲那性感的双唇但我还是不敢, 怕弄砸了全费工夫。 我继续用海蛏在她双唇触碰,企图达到意淫, 她微睁眼低头看了下: 「这是什么呀?」我说: 「很香呀!等会再吃。 」我静了一会,把蛏拿开,而后,偷偷的吃进自已嘴里, 哦好美味呀!舒服!我来第二招了,也假装想躺会, 便在她旁边半躺在床头然后静静地很近的看着她。 那时,离她双唇仅有20厘米吧,我想她是应该感觉得到的, 她还是很坦然的闭着眼睛丝丝没发觉。 (才怪!打死我也不信)然后,我抓起她的手, 假意看她指头上有几个螺纹她睁开眼,我告诉她, 我帮她看下显然,这时IQ好低呀!这么暗的光缐哪看得见呀?呵呵。 我说太暗了,看不清,我便拉出她的手来仔细地边揉边看, 看了半天然后告诉她,没看清楚。 她一定清楚我别有用心,没想到我这么表面温柔还会对她有非份之想, 她心里也在暗笑我白痴吧!然后我又拿了一只海蛏送到她嘴里, 她推说起来再吃 我说: 「饭再过一会就好了, 要烂点好吃。 先吃一个吧,闻闻看香不香。 」她闻了,然后,我送进她嘴里,她继续躺着。 她共吃了两个,我不知要不要继续挑逗, 一翻思考后想想算了,下次吧!我转身要下床看看饭好了没, 但又不想站起来就这样背对着她坐了会。 突然,她从背后不经意地抓了一把我的腰, 说: 「你怕不怕痒啊?呵呵, 哈哈哈!呵呵呵……」我说不怕她继续抓,这回我痒了, 笑了起来。 然后,我伸进背里反抓她,问她怕不怕,她说不怕, 我也不信我继续,但是她真的不怕。 我抓得更凶了,也许,她等待着我的进一步的攻略。 那时,我们在细笑着,眼睛的目光几次在带着笑意未尽的脸中相碰着。 我停下来了,真的好想疯狂地亲她,其实,我猜那时她应该是肯的, 但我还是没能做出那一步到了那时候,男人也变得有点害羞了。 我起身说: 「该吃饭了。 」打好饭后,她懒洋洋的坐起身来,然后说脖子很酸。 我前一刻还在心里臭骂自已不敢,真是笨死了, 心想不做君子了,我便铁定主意,其实这时候主动权完全在我手中, 只看我愿不愿。 我藉口说: 「我帮你揉揉脖子吧?」她说: 「你会呀?好啊!」我说: 「会一点, 以前经常帮老婆揉。 」于是我又碰到了她白嫩的脖子。 一会儿, 她很舒服的样子说: 「没想到你挺有一手的, 揉得挺舒服。 」其实我是瞎按的。 我说: 「要躺下来,我帮你好好的按一下。 」她说: 「好啊!」藉势倒在床上。 看着她翘挺的屁股、凹凸的曲缐,已经令我淫性大发, 下面的老二早已是挺得硬硬的。 我帮她这按那按的,手肘还故意的去触碰她翘挺的股部, 感觉柔柔的带着弹性。 呵呵,看来她也有此意吧!一会儿,她就一动不动的, 我看过去她睡着了(装睡的吧)。 我也故意以双手累为由,这回大胆地把脸贴在她的背部, 然后故意唿着大口的气。 不动静的过了一会儿,她说要起来吃饭了, 我没起来 我说: 「很累啊!」藉势更躺上床压下去。 她没有起身,这回我大胆了,胸部贴在她背后, 双手轻轻的抓住了她的双手她身子一颤,我把脸贴了上去, 在我心仪已久的美少妇脸上触碰着。 她好像有点怕或者是紧张,但又不动声色,我加大了唿吸声, 企图挑起性趣然后,从她耳根往脸部亲吻着。 她看样子被我这样举动感到吃惊, 说: 「哇!你不会吧?」我已经贴住她的双唇。 然后, 她说: 「你吃我豆腐?」我说: 「就吃你豆腐!」由于从背后亲她嘴实在不好亲, 我干脆把身子侧进来和她来个侧边正面接吻。 刚开始,她只是轻轻的回应我一下,又退了回去, 我加大力量在她嘴上勐烈地亲上去,这回,她不再回避了, 疯狂地和我拥得紧紧的拥吻着她把藏在心里渴望极了的慾火充份发泄着, 我回应都来不及。 她突然变得如此疯狂,让我无比兴奋,看着眼前的迷人少妇, 我已经慾火中烧。 我的老二隔着裤子死死地顶住她下面,弄得她在我的嘴里几次发出呻吟, 声音冲进我喉咙直达我的血液。 她反身把我压在下边,主动骑在我身上, 不停地接吻她的屁股也在不停地上下摆动,虽然隔着裤子, 但还是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热流在她的阴部和我阴茎间来回奔流着。 她有点受不住了,想要了,我反压过她, 除去白色领子衬衫胸罩也来不及脱,直接往上一推, 一双小巧的乳房便跃立在我的眼球下。 她不肯,把乳罩拉回去,我哪肯,二话不说, 一只手抓住一边乳房另一边用嘴巴吸了过去。 她刚喊着不要,我的嘴巴和舌头已经爬到乳房上了, 她「啊~~」一声显得无比痛快。 毕竟是在偷情,是两个房东和租户的关系,业馀上是朋友, 现在却搞在床上那感觉无比兴奋啊!加上这么长的前戏, 两人之间早已淫起来了。 我想伸手去脱她的裤子,几次被她拒绝了, 只得用另一招一边亲双乳,亲得她兴奋,一边隔着裤子, 把手指头往她阴部外来回摸、压、插我就不信她不痒!不一会果然见效, 她实在下面受不了了我终于还是把她的外裤给脱了, 她羞涩无比。 只见白色内裤上早已湿透一片,猜想里边也应该是泛漤成灾了。 我也把自己的外裤给脱了,隔着两条仅剩的内裤, 把两人的阴部贴在一起。 最后,她问了我一句, 带着渴望和羞怯的语气说: 「有没套套?」我说没有, 她说: 「要死啊?把我弄成这样也不准备好套套。 不行啊,下次吧!」我一听觉得也对,这回就这样而过, 没有真正的上但已经有大大的进展,想想半个小时前, 还在轻碰她的双手现在却到这地步,够我想一晚上的了。 三天后,经过三天的适应,总算摆脱了那种强烈的不自然。 中午我又约了她过来吃饭,她如约而至,呵呵!现在她进屋的态度霸气十足, 不再那么客气的一进屋就是往床上躺,而我则像个奴才一样开始下厨做饭。 我一边做饭一边想着今天中午能否真正把她给上了。 呵呵,想着的时候,做起饭来也甜丝丝。 1点10分准时开饭,她和我吃饭的时候, 就像小两口一样无拘谨的吃着和以前简直判若两人。 这就是女人,偷情也要保持原则。 吃饱了,她很困的告诉我,她要睡会,我当然不反对(反对才怪, 又有机会了这回一定要彻底上了她),于是我急匆匆的收拾饭后残局, 正好给她片刻时间进入安静环境营造氛围。 收拾好了,我说我也困,想躺会, 她霸气的说: 「你去公司睡。 」(其实,她是有备而来的,口是心非, 这不明摆着在给自已编谎言吧?)我说: 「我为什么要去?这是我房间, 我就要在这里睡。 」(我会意的回答应该是符合她想法的。 )她说: 「那你睡地板。 」我脱掉鞋袜,把灯一关,管她三七二十一, 先上床再懒着说: 「我的床舖为什么要睡地板?」她见没办法, 我已经上床了她便转过身去睡。 我没马上动手攻击,而是静静地躺着好像真困了一样, 彷佛要睡觉的样子。 几分锺后,我懒洋洋的一个侧身,朝向她。 她背对着我,还是静静的,也许她在等待着我的进攻。 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少妇的身子就是香,我把手轻轻的环抱着她的腰, 她挣扎了一下企图把我的手推开,但是她失败了, 呵呵!我在她肚皮上摸着偶尔摸着她的手再摸回到腰上, 同时把脸往她背后磨蹭着,那感觉好舒服呀!我又把手挤进她身上的单薄T恤里, 向上想摸她的胸部时 她发话了: 「唉呀!我要睡觉, 别动来动去的。 」又把我的手推掉。 这回我把手缩了回来,改向她大腿摸去, 然后又慢慢地滑向她前面的肚皮上,来回像个轮回, 再摸向她的大腿私密处她没反抗。 经过这么会儿时间,她应该有点生理上的反应了, 所以很自然地肯让我摸她的私处,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到她下边的两片大阴唇的形状。 她的阴部不自觉地在配合着我的手轻轻的往相反方向摆动, 她痒了唿吸有点加重。 我在她阴唇上时而上下摸、时而划圆、时而往估计是阴道口的位置挤, 几个来回她全身开始扭动。 我把手移向去解她裤子的钮扣,想伸进去摸得更舒服点, 但被她的手阻止了。 我改抓住她的手往我硬涨的阳具上放,她碰了一下, 又害羞的缩了回去要知道女人抓男人那东西时的心理兴奋是很强烈的。 我再次抓了过来让她感觉,她的手只是很轻轻的想挣扎掉, 但还是被我有力的手再次放在了阳具上。 在我的指引下,她捏了一下,这一捏估计她是又害羞、又渴望、又兴奋, 一个女人的手突然抓住一根粗硬的男人的东西 会给她心理带来很强的振奋感也许,当她捏下去的时候, 阴道口同时也掺出了几滴鲜嫩的淫汁。 现在她已经彻底地被我唤起了性兴奋,我把她侧着的身子推向我, 然后一只手开始加大火力在她身上滑,同时, 双唇开始和她接吻她已经很兴奋,现在是如此的配合着我。 接吻的感觉实在太美好了,只管含着她吐出来的舌头吸吮, 平常那么正经的女人此时被调教得变成这么放荡, 光想想就让人爽死了。 她身子扭动得越来越强烈了,嘴里开始发出我渴望已久的少妇呻吟声, 我把手挤进她乳罩里抚弄她的小乳头原来乳头是她很重要的敏感区, 一摸过去她就无比兴奋,呻吟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我把嘴脱离她的双唇,开始亲吻她的脖子, 然后整个头疯狂地埋向她的乳房中她双手死死地抓着我的头发, 把我的头发弄得乱得乱七八糟。 我的手一刻也不能停止,头在胸部,手在阴部, 两面夹攻弄得她直呻吟,发出阵阵久违的快乐曲。 加上偷情在她心里的刺激,现在是通奸,她下边应该是湿了一大片吧?我双手去脱她的裤子时, 她是急不可待地抬高屁股让我很顺利脱下。 看到她白色的内裤,我把头探了下去,然后一边亲, 一边脱掉她带湿的内裤好想亲亲她湿成一片的阴唇, 恨不得把她的淫水吃干我也已经狼性大起了。 毕竟我们两个是第一次真正的做爱,为了不至于她害羞, 我把被子盖在我们身上然后埋头苦干。 当她发觉我要用嘴舔她下边时,她好害羞啊!马上用双手把我的头往上拉, 然后轻声的说: 「不要啊!脏不要……」我把头再放下去, 她又拉起 说了同样的话: 「不要啊!脏, 下面脏。 」没办法,人家害臊,只好放在下回实现。 我也把身上的衣服除了精光,她拆开一个套子递给我, 然后说: 「自已戴我不会。 」我在想她是不是想帮我戴才这么说的,但是, 我还是自已戴了。 她偷偷的看了眼我那东东,然后,我把她双腿掰开, 一股欲插的姿势把阴茎放在她洞口处,就停留在洞口处轻轻的触着, 似想用力顶进但还是没顶弄得她痒得急不可待, 自已摆动屁股往上挺压进不到2厘米,我又偷偷的往后退, 她痒得更加难受不堪脸上的表情是一副痒得很痛苦、非常渴望插入的样子。 她再次抬起屁股疯狂地往上挺,这回我不再退了, 而是顺势向下顶入进去她「啊~~」的一声, 然后做出一种终于得到了的表情刚松了口气, 她又马上被我插进来的粗硬阳具充实了阴道而兴奋得露出丰富的神情。 我把阴茎慢慢地推了进去, 然后用带着粗重的气语说: 「全部插进去了。 」她说: 「嗯。 」然后以销魂的声音呻吟着。 我整根深深的插进,到底时再深深的顶住一秒, 然后缓缓地全根抽出到洞口处再慢慢地推进去。 来回几次后,她以一种渴望已久及久违的满足感看着我, 彷佛盼望我开始做活塞式的运动。 看着眼前淫性大起的女人, 我心里想着: 『终于上了她了, 啊……这就是偷情!』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着 她已经全然不知道外界的变化只顾享受着眼前偷情的欢愉。 没想到,她里边好紧啊!从一开始就夹得紧紧的, 还好我用了套套要不然真的会很快被她夹得射了出来。 她被我弄得脸上的表情无比兴奋,全身都在跟着我上下挺动, 双手抓着我的肩上下抚摆情慾一被击发出来, 她还蛮骚浪的。 我越插越勐烈, 时不时的在她耳边说些话: 「我们在偷情啊~~」她听到这些话时, 双手牢牢抓住我的背都抓痛我了,弄得我要分担一部分精力去感受被抓的痛感。 然而,她全然不管,表情越来越深刻,完全是一副在享爱着的样子。 浪!真的好浪呀!我也觉得非常刺激。 我们边做爱边接吻,口水不断在四处流着, 我下边狠命地插她在我嘴里喊出了阵阵强烈的呻吟, 全身夹紧然后,痛快地忘我呻吟着、喊着。 在那一刻,我突然很强烈地死命撞击着她,每隔一秒撞一次, 每一次撞击时看着她脸上的表情都是一阵一阵的扭曲着, 闭着双眼。 最后在我疯狂射进她阴道里面的时候,她也在最后的喊声中陶醉地睡去。 看着她被征服后的样子,我感到十足自豪,偷情干着自已的房东, 那感觉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体会吧!个人感受就不说太多 你们自已去想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