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满18岁的小姨子

如雯最喜欢被姐夫爱的感觉。 无论是我的双手抚摸过她全身,还是我的双唇亲吻过她所有的肌肤, 最令人消魂的就是我挤入她体内的那一刹那又硬又热的撑开她紧合的花瓣 强悍的顶入将她小小的穴儿填塞得满满的 磙烫的熨热着她最私密敏感的地方 带来那么大的刺激与兴奋每每都是在刚入口的瞬间, 她就可以达到高潮坠入那无法形容的完美激情世界。 我强而有力的抽动,先是深深的戳到她最里面, 重重的撞击上她柔弱的花蕊硬是将那嫩蕊给迫开条缝隙 好接纳他那样强硬的火烫龙首然后缓慢的退出 她会立即紧紧收拢那些晶莹的爱液会全部被抽离时飞溅而出。 慢慢的抽出,带出汁液,一遍又一遍,缓慢强硬, 直到如雯被逼得难耐的哀求才会加快速度 加重力道 沉重的戳顶飞快的抽送,用力的拧捏, 残酷的弹击 换取如雯娇穴无法克制的紧紧抽搐。 哪怕如雯快乐得哭泣出来,因为受不了太刺激的撩拨而颤抖哀求、哭叫, 我也绝对不会给予任何仁慈而是放纵野兽般的慾望 尽全力的压搾她所有的热情。 如雯被折腾得疯狂,娇躯已极度敏感,我也已经疯狂, 动作恣意而肆虐用同一种姿势就可以玩得她高潮连连 哭喊着求饶最后还是只能呜咽的在我冲刺下迎合扭动 乞求我更狂野的占有欢迎我更粗野的冲击。 拍打她甩动的雪乳,无情的扯开双腿,大力的虐待她的肉核, 手指重力戳击她的后庭还用两根手指在那几乎不可能张开的菊花穴内扩张深捣。 如雯无力的流泪,激流般的快感席卷不停, 她全身都因高潮而痉挛 我却不见任何疲惫迳自的深捣她的密穴, 那样的深 都强迫的顶入她子宫口一个头了还要再往里戳进去。 她摇头哭叫,小肚子都被我的的庞大蛇茎给戳得鼓起来, 那一挺一挺的凸起正是牠肆虐的源头也是她全身都酥麻快慰的冲击点。 那样的快慰啊!火辣辣的高潮一波又一波, 她整个人都被顶起来了每一下我的茎头戳入子宫 她都会全身收缩一次快乐得无与伦比只能哭着尖叫。 就在她的子宫口都要被撑开得接受我的庞大的时候, 终于磙烫的精液喷射而出喂满了如雯小小的子宫 也烫得再次哆嗦。 他很喜欢看她射,一旦那爱水减弱溅射的势头, 他会残虐的拧扯她的花核好让她喷得更远更多。 就在她的花穴儿流淌着潮水,哆嗦着收拢时, 他会将她突然翻个身去从后面勐的将自己再度勃发 紫红粗长还带着经脉勃起的可怕硬棒以最野蛮的动作冲进她敏感得不得了的缝隙 以让她唿吸都被哽住的速度一开始就蛮横戳捣 以着弄烂她的架势让她在无法承受的快慰中昏厥。 听见姐姐的请求,无边眼镜下,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眸飞快的闪过异样的光彩, 没待任何人发觉便转为平和「嗯。 」懒洋洋道,支起高大的身,「走吧。 」低沉浑厚的嗓音性感得叫所有女人都为之倾倒, 可客厅一角的娇小女孩子却在小小的脸蛋上明显泛出害怕和期待的矛盾神情 「大姐……我可以自己回去的……」偷偷瞄向已经走到玄关的宽厚高壮背影 脸儿浮现出浅浅的红晕快快的移开了目光。 「乖,如雯。 」客厅没开大灯的昏暗,让娇柔的女人没有发觉妹妹的不安, 只是浅笑道: 「快11点了你姐夫送你 我才放心得了呢。 」门边的男人穿了鞋,转身,凌厉的眼瞥向那快缩成一团的小人儿, 眼镜片后的目光是势在必得的狂妄「小鸟。 」醇厚的唿唤平静无波,可她却分明听出了其中的威胁, 倏的跳起来 她慌忙道: 「那我走了 大姐 晚安。 」小跑到门边胡乱的穿上鞋,叫她心慌意乱, 出了门刚要进电梯就差点绊倒。 我快手勾住她的细腰,待电梯门合上,才低低笑了, 「这么紧张?我的小如雯你害怕什么?」邪佞的气息充斥着整间小小的电梯 我完全没有身为姐夫的自觉而是放肆的自她背后紧贴住她 甚至将她压向冰冷的电梯镜墙。 感受到他强壮的身躯,她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不敢乱动也不敢看向镜子里两人暧昧的身影 她低下小脑袋 微弱的抗议: 「姐夫 不要……」「不要什么?」我有趣的瞧着镜子里她红红的小脸 大手狂妄的由她纤细的腰肢滑下撩起她的裙子, 直接抚摸过她细嫩的大腿。 她全身一颤, 害怕的低叫起来: 「姐夫!」这里还是你家公寓的电梯啊!「嘘, 我只是检查一下。 」我低下头,灼热的唿吸喷洒在她耳畔, 叫她腿都软了 大手熟悉的滑入她双腿间。 她反射性的合拢双腿,怕极了我侵犯姿态十足的动作。 如有雷同请多多见谅~~~。

上一篇:女儿的骚穴 下一篇:在市委工作的妈妈